“失联”的河南前首富,有消息了
发布时间:2023-12-01 17:55:23

  5月22日晚间,失联*ST辅仁发布公告,有消息了公司于2023年5月22日收到上海证券交易所《关于辅仁药业集团制药股份有限公司股票终止上市的南前决定》。上海证券交易所决定终止公司股票上市。首富

*ST辅仁公告截图

  河南前首富朱文臣一手打造的失联辅仁“商业帝国”,终究落到了从资本市场退市的有消息了局面,他本人如今也被立案。南前

  公司曾涉财务造假,首富

  几年间市值蒸发百亿

  2006年,失联在朱文臣运作下,有消息了辅仁药业集团制药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辅仁药业”)借助民丰实业实现上市。南前

  上市之后,首富辅仁药业也曾有过高光期。失联2015年,有消息了辅仁药业的南前股价一度达到39.24元,市值超百亿元。但2019年经历“分红事件”后,这座“商业帝国”迅速坍塌。

  2019年7月16日,辅仁药业曾发布2018年年度权益分派实施公告,预计发放红利6200万余元,当时披露的2019年一季报显示,公司账上有约18.16亿元的货币资金。

  但让人意想不到的是,三天之后,辅仁药业表示,因资金安排原因,无法按照原定计划发放现金红利。并在回复上交所问询时提到,截止2019年7月19日,公司及子公司拥有现金总额1.27亿元,其中受限金额1.23亿元,未受限金额仅有377.87万元。

  这引起了监管部门的注意,辅仁药业也因涉嫌违法违规被证监会立案调查。此后,辅仁药业财务造假一事“浮出水面”。

  2020年10月,ST辅仁因虚假记载等多项违规行为被证监会处罚,实控人朱文臣被采取10年证券市场禁入措施;2021年12月,因连续数年间发生多起违规担保,ST辅仁及控股股东等被上交所公开谴责,实控人朱文臣被认定5年内不适合担任上市公司“董高监”。

  2022年5月,ST辅仁因未在规定期限内披露2021年年报,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再被证监会立案,并于同年9月收到河南证监局下发的《行政处罚决定书》。今年4月,*ST辅仁又因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收到证监会出具的《立案告知书》。

  “屋漏偏逢连夜雨”,由于*ST辅仁2022年度经审计的净资产为负值,财务会计报告被出具无法表示意见的审计报告,股票已触及终止上市条件。5月4日起,*ST辅仁停牌。

*ST辅仁被停牌。

  如今一切尘埃落定,*ST辅仁宣告退市。而在停牌之前,*ST辅仁的股价仅剩0.84元。

  神秘发家的河南前首富,

  如今“债台高筑”

  22日,除了宣告终止上市,*ST辅仁还发布了一则关于实际控制人收到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立案告知书的公告。该公告显示,公司5月22日接到公司实际控制人朱文臣本人通知,获悉其于5月22日已签收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立案告知书》。

*ST辅仁公告截图。

  此前,*ST辅仁曾公告称,朱文臣因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于4月3日被中国证监会稽查总队立案,但因多次与其联系未果,中国证监会稽查总队依法向其公告送达《立案告知书》。“河南前首富朱文臣失联”的消息还因此登上微博热搜。

  地方“商业大鳄”如今被立案,不免令人唏嘘。回首朱文臣的发迹史,即使是在他出生的河南周口市鹿邑县,也少有人能够说清。

  据《环球人物》报道,曾有媒体就此问题问过朱文臣,他以一句“英雄不问出处”简单带过。在当地流传着的几个版本中,最为主流的说法,是其早年在山西从事石料生意发家。

  朱文臣则喜欢将自己事业的起点与1993年成立的河南三维药业联系起来。那是这位“河南药王”进入医药行业的起点。在那之后,他开始了自己在医药领域的征程。

  1997年,在朱文臣的筹建下,辅仁药业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辅仁药业集团”)注册成立。2003年,辅仁药业集团收购河南省开封制药厂组建了开封制药集团。

  此后,朱文臣的医药生意越做越大。2016年,其又将河南同源制药、开封豫港制药有限公司、河南辅仁怀庆堂制药有限公司、辅仁药业集团医药有限公司、北京远策药业有限责任公司、北京辅仁瑞辉生物医药研究院等多家全资、控股子公司打包注入开封制药集团。

  2017年,朱文臣“大手笔”将开封制药(集团)有限公司置入辅仁药业,此举也成为2017年A股金额最大的药企并购案。

  除了一手创建辅仁“医药帝国”,2002年,朱文臣还以85%的股权控股宋河酒厂,更名宋河酒业。宋河酒业诞生于朱文臣的老家河南鹿邑,曾被评为“中国名酒”。

  手握辅仁药业、宋河酒业等企业的朱文臣,也以76亿元的财富登上《2012年胡润百富榜》,成为河南首富,2013年又以85亿元的财富再次蝉联。

  但财务造假被曝出后,这几年“辅仁系”深陷债务纠纷,朱文臣及其公司也多次被列为被执行人。天眼查显示,截至5月22日,*ST辅仁和朱文臣本人均存在多条被执行人信息。

  作为宋河酒业的控股股东,辅仁药业深陷财务困境下,宋河酒业的多类资产也被抵押,公司发展陷入停滞。去年11月,宋河酒业申请破产重整,由鹿邑县人民法院办理。

  辅仁药业在2022年年报中也提到,因前期公司资金紧张并出现周转困难,导致公司及子、孙公司的部分债务出现逾期。由于向控股股东及关联方提供借款和连带责任担保,公司目前正常融资出现较大困难,贷款逾期违约与资产被查封的情况较为严重。

  受资金困难影响,辅仁药业的业绩也出现下滑。年报显示,2022年,辅仁药业营收14.69亿元,同比下降2.9%;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28.09亿元。

  曾经,朱文臣靠着资本运作,创下横跨医药、白酒两大行业的“商业帝国”,如今,这位曾经的地方首富,能否再有雄起之时?